首 页|环球资讯|军事天地|战略观察|群英论见|历史长河|社会民生|博览|图 库|博 客|社 区|论 坛|读书

当前位置:首页 >> 群英论见 >> 历史评论

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太上皇

2018-03-19 09:26  作者:ljh9401063 字号:T | T

  在有据可考的历史记载中,乾隆帝有幸成为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太上皇。然而在乾隆的太上皇生涯中,此君恋宅揽权、任用奸佞、极尽奢靡,以昏聩之躯胡乱施政,完全架空了嘉庆帝,以至于当这个老朽终于蹬腿之时,留给后代的基业,竟是一袭爬满虱子的破旗袍,抑或是一艘找不到出路的千疮百孔的漏船……

  1796年2月9日(清嘉庆元年的正月初一日),八十六岁的乾隆帝正式传位于皇太子颙琰,退到幕后做了太上皇,此时他已经足足当了60年的皇帝。

  乾隆本不愿退位当太上皇,只不过他20多岁登基时曾许下诺言,如果上天保佑他能顺利执掌国家,他将不超过其爷爷康熙帝在位时间(61年)。估计当初乾隆也没想到自己活了那么久,碍于君无戏言,他只得在掌权60年时把帝位传给儿子嘉庆。

  当然,仍颇为健康的乾隆帝绝没有就此不问政事、颐养天年,而是继续掌控军国大计,彻彻底底架空了嘉庆帝,他甚至不加掩饰地说,"朕虽归政,大事还是我办。"显然,此时的嘉庆帝不过是一个地道的"儿皇帝",而且事实上嘉庆对乾隆亦是异常地顺从。当时朝鲜使臣在写给国内的报告中这样写道,"(嘉庆帝)侍座太上皇,太上皇喜则亦喜,笑则亦笑。"由此看来,嘉庆朝的前三年不过是乾隆时代的代名词。

  有这么个听话的儿子,乾隆自然很受用,继续肆无忌惮地延续着乾隆朝的乱政,丝毫没有看到危机就在眼前。

  第一,继续极尽奢靡。

  历史上早有公论,乾隆是中国历史上最会享受的帝王。他一生多次巡幸各地,靡费特甚。据统计,从乾隆六年到嘉庆三年,乾隆帝先后巡幸各地近百次之多。其中热河避暑山庄去了五十二次,江南去了六次,五台山去了五次,曲阜去了五次,盛京去了四次。每次巡幸,均大摆排场,兴师动众,耗费了国家大量财力。另据张宏杰《饥饿的盛世》一书所写,乾隆晚年喜好大臣进贡送礼,那些进贡最多最好最得皇帝赏识的大臣,后来多数都成了贪污犯,如闽浙总督伍拉纳一年进贡就达十多次。这些贡品当然不是他自己掏腰包,而是勾结串通属下官员,贪污库存银八万五千万余两进行私分。案发后,朝廷抄了伍拉纳的家,抄出白银四十多万两。被抓之后,伍拉纳自供其巨额财产中就有一部分是来自于勒令下属"帮贡"所得。乾隆自己都公然索取重礼,对大臣们的贪腐自然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于是官场请客送礼之风迅速升温。以至于"印官上任,书役馈送辄数万余,督抚过境,州县迎送必数千金。"

  史书记载了如下一组数字,乾隆登基时,清政府国库尚有3,000,000两白银;1775年左右,乾隆统治的巅峰期,国库积有白银 73,900,000两;到1796年乾隆退位时,几乎所有的国库资金都被挥霍一空。一无所有的国库带给他的继承者嘉庆皇帝巨大的困扰。

  第二,继续任用奸佞。其最直接的后果就是和珅变本加厉地专权,号称"二皇帝"的和珅可谓权倾朝野,公然勒索纳贿,排斥异己,致使百官争相谄附,小人横行。

  和珅号称"中国历史上的第一贪官",这绝非浪得虚名,和珅到底聚敛了多少财产?根据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馆藏的《和珅犯罪全案档》中记载,嘉庆四年查抄和珅财产时,其家资包括:"地亩8000余顷,房屋3000余间,当铺75座,银号42座,古玩铺15座,……赤金元宝100个(每个重1000两),白银元宝100个(每个重1000两),赤金580万两……金碗碟32桌(共4288件),银碗碟32桌(共4288件),金镶玉的筷子200副,水晶杯120个,碧玉茶碗99个,赤金脸盆43个,赤金痰盂220个……大红宝石280块,小红宝石383块,各色玉如意4126支,大东珠60余颗(每颗重2两),珍珠手串236串(每串18颗),宝石素珠1010盘,大金罗汉18尊,金玉朱翠各色首饰2.8万余件……"有人做过估算,查抄的和珅资产总共估值约白银11亿两,相当于当时清政府约15年的国库收入。

  和珅聚敛财富的主要方式是卖官鬻爵,当时大清朝内到九卿,外到督抚司道,不向和珅行贿,基本做不成官,于是出现了"政以贿成"的祸国殃民的严重局面,造成吏治难以逆转的败坏,大清国的根子从此烂得不可收拾。

  第三,继续死握军权。

  由于乾隆及朝臣们肆无忌惮的贪腐,百姓民不聊生,积累下太多的社会矛盾,结果乾隆退位仅6天,白莲教农民大起义便爆发了。此次起义席卷川、陕、鄂、豫、甘5省,先后有数十万人参加,而且明确提出了"兴汉灭满"的口号。乾隆虽早已昏聩,但死死握着军权不放,以老迈之躯掌控军国大计,然而乾隆早已不复壮年之英武,加之和珅"压搁军报,有心欺隐,各路军营,听其意旨,虚报首级,坐冒军粮",以致"军务日久未竣,贻误军国",战局进展很不顺利,各路清军疲于奔命,焦头烂额,一筹莫展。一时间,大清国腹心之地民变蜂拥、局势大坏,白莲教起义兵锋所至,若洪水一般席卷一切。

  乾隆一共做了三年太上皇。这三年间,他没有一天不为镇压白莲教起义而殚精竭虑。为镇压白莲教,乾隆累计调动的军队多达十余万,耗费军资高达七千万两,然而白莲教起义的烈火却越烧越旺。

  显然,昏聩的乾隆已经无暇去反思他秉国60多年来的得与失,无暇盘点任用奸佞带来的严重后果,无暇总结官逼民反的经验教训,他犹如一辆失去控制破车,依靠惯性在远离世界大势的斜坡上越滑越远。

  一个本不适合继续干下去昏聩老朽,偏要死撑着掌控国家,其后果只能是毁了自己的身体,坏了国家的大事。1799年正月初三,乾隆在空前的焦虑劳顿中死去。弥留之际,乾隆拉着子嘉庆的手,频望西南,似有遗憾。显然,白莲教起义在乾隆活着的时候没有被镇压下去,令他放心不下,死不瞑目。

  在乾隆死去的6年后,即嘉庆十年五月,历时十年之久的白莲教起义终于被镇压下去了。这场战争耗费白银2亿两,全国损失人口1亿1千万,大清国的元气就此耗尽,所谓的盛世烟消云散。此时此刻,乾隆帝若泉下有知,不知他该作何感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