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环球资讯|军事天地|战略观察|群英论见|历史长河|社会民生|博览|图 库|博 客|社 区|论 坛|读书

当前位置:首页 >> 群英论见 >> 军事评论

遥望911事件16周年,回顾美式全球化的终结

2017-09-12 14:53 人参与 条评论   作者:长江文艺 字号:T | T

  

  预言911不是一个玩笑

  早在1999年,乔良与王湘穗合著的军事理论著作《超限战》一书出版。

  “9.11事件”发生的第二天,美国五角大楼的一位三星将军公开说, “两年前的《超限战》,当时我们已经翻译了,但却并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现在他们所预言的事情已经在我们眼前发生了,看来有必要回过头去重新研究这本书。”

  在《超限战》这本书中提到本·拉登的地方有七八处之多,另有两处提到了世贸大厦。因准确预见9·11事件,该书被《华盛顿邮报》誉为40年来中国人在西方影响最大的一部书,也被西点军校列为必读书及美海军学院教材。

  《超限战》的序言引用了司马穰苴的“好战必亡”和“忘战必危”。对于这句话,乔良解释:前句是说给美国人听的,你美国太好战不会是什么好事情。而“忘战必危”则是写给中国。

  不管对于美国还是世界而言,911都是一个标志性的事件

  王湘穗: 以往,曾经有过多次关于美国即将衰落的预言,最后证明不是说错了,就是说早了。对素有“天定命运”意识的美国政治精英来说,这一次的反应却有所不同。不久前去世的布热津斯基,是美国最著名的战略家之一。在他看来,美国的全球霸权正在走向“终结的阶段”,未来的世界将走向“无序和混乱”。为此,美国必须学会与其他大国相处,需要“寻找更多的伙伴,而不是盟友来共享在经济和社会稳定方面最基本的利益”。美国国家情报委员会于2013年12月发表报告《全球趋势2030:变化的世界》,报告指出,从危机发生到退出杠杆的时间推测,此次危机还将持续至少10年。危机后的世界,有可能出现大停滞、大融合、大分化、非国家化等四种前景,也就是美欧转向国内,导致全球化熄火的大停滞世界;二是美中合作,推动新一轮全球化的大融合世界;三是分裂为经济严重不平等的大分化世界;四是出现非国家行为体主导的世界。在美国的政治精英看来,“‘单极时刻’已一去不复返,国际政治中始于1945年的‘美国治下的和平’即将结束”。

  随着危机的爆发,美国经济体系中的固有特征也在起到加深危机的作用。在地广人稀的美洲大陆上发展起来的美国经济,一直有用机械来节约劳力和挥霍使用原材料的特征。这无疑加剧了体系危机的冲击力。在1971年以前,世界石油处于低油价期,廉价石油及其他矿产资源,成为推动美国工业化和现代化起飞的基础能源和原料,也造成了资源高消耗的美国生产模式和生活方式。这使得美国在成为世界最大制造业国家后,生产效率低于资源短缺的德、日等工业国家。在产业竞争和金融投机的双重压力下,为追求更高利润率的美国资本开始产业转移走上金融化的道路。

  从20世纪80年代起,美国制造业开始大规模向海外转移,以金融为核心的服务业则狂飙突进,创造出大量的信用和金融衍生产品,导致国家产业结构和利润来源发生了根本性改变。2015年统计的美国制造业占GDP的9.8%,全国从事实业的人口不到20%,80%以上的财富来自服务业,其中很大部分来自金融类收入。金融化不仅导致了实物经济与金融经济在数量上的此消彼长,改变了社会总体结构,而且体现了食利者阶层势力扩张导致社会财富分配的变化。美国已经变成了金融立国的国家,进入了虚拟资本主义的发展阶段。

  随着资本特别是金融资本的日益扩张,美国社会主流从平民化转向精英化,亲资本的新自由主义经济思想成为经济主导思想,进而影响到美国的政治和社会政策;罗斯福新政所体现的政府调节渐遭遗弃,束缚金融投机的法律被信奉新自由主义的政治家所废止,美国已经成为国际金融资本的殖民地。几十年过去,美国除了航空航天、军事工业等少数高技术、高附加值的产业还在维持外,多数民用制造业已经无法与其他国家进行竞争。这也证明,已经进入了金融秋天的美国,已经很难重新推动实业经济的发展,不再有能力充当全球经济的火车头,所谓美国的“再工业化”不过是某些政客的一厢情愿和不可能实现的目标——如果不是他们为争取选票的噱头的话。

  在危机的冲击下,所有支撑美式全球化体系的主要支柱都被撼动,维系世界一体化的秩序出现了瓦解的态势。1944年建立的布雷顿森林体系早已解体,而替代金汇兑制美元的牙买加体系也陷入危机,美元纸币本位制已经被金融衍生品创造的超主权的虚拟信用所透支,石油-美元体系正风雨飘摇,目前事实上的世界核心货币——美元,因债台高筑和信用缺失正面临崩盘的危险。美国已经表露出,要放弃以关贸总协定及后来的WTO为基础的全球贸易秩序。曾经不可一世的世界银行成了食之无味的鸡肋,难以发挥世界性的影响力;而新生的亚洲投资银行却在美国反对下诞生,并得到快速发展。为欧洲所控制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成为另发新声甚至是向美国货币霸权叫板的国际机构。

  联合国安理会常常议而不决或决而不行,其权威受到普遍挑战。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和亚太地区的盟国体系,也面临越来越多的矛盾,存在解体的风险,而美国军事力量因缺少实体经济的支撑,也无法坚持取得长期的大规模战争的胜利。据统计,从1871年开始美国经济的人均GDP长期保持着2%左右的增长率。然而,决定着这一增长的全要素生产率(TFP)已经出现了整体下降的趋势。具有重大意义的是,以往100多年里美国的劳动参与率、人均劳动时间、劳动力质量、投资率和技术创新等各要素之间有升有降、相互抵消的情况亦发生了变化,出现了各要素指标同时恶化并在短期难以逆转的现象。

  总之,以往支撑美式全球化体系运行的货币制度、贸易体系、银行体系、安全体系、观念体系、产业标准、科研教育、文化传播等几乎所有的体制机制,都在发生着严重的机能蜕化。而这直接导致美国综合实力和影响力的下降。这意味着,美国这只老虎还是真老虎,只是变成了筋疲骨软的老老虎。

  上述情况说明,美式体系已经进入其生命结构衰变和机能老化的退变期,美国衰落的趋势已难以逆转。历史告诉我们,体系周期的整体性危机通常需要上百年的时间才会出现一次。而现在轮到了美国式的金融资本主义全球化体系。处于衰老退变总趋势中的美式体系虽有心挣扎,却终将无力回天。

发表评论人参与 条评论(点击查看)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战略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