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环球资讯|军事天地|战略观察|群英论见|历史长河|社会民生|博览|图 库|博 客|社 区|论 坛|读书

当前位置:首页 >> 群英论见 >> 军事评论

从中亚走出的苏联军事名宿——伏龙芝

2017-07-11 10:48 人参与 条评论   作者:腈纶袜子 字号:T | T

  一

  1885年2月2日,中亚的皮什佩克城(今吉尔吉斯斯坦首都比什凯克)银装素裹,凛冽的寒风卷起漫天飞雪。当地一个普通移民家庭里,一名男婴呱呱坠地,他的父亲是罗马尼亚人,毕业于莫斯科医士学校,后定居于此并行医为生,他的母亲是迁居至此的俄罗斯人后裔。这个健壮的男婴是这对夫妇的第二个孩子,或许当时这对夫妇曾憧憬他长大后成为一名医生或是教师,娶妻生子,按部就班度过恬淡的一生。他们无法预见,这个孩子只拥有短暂的40年人生,却铸就了彪炳史册的功勋。为纪念他,比什凯克市在1926年-1991年以他的名字命名,市中心的一条街道以他的名字命名,巍巍帕米尔高原上的一座山峰以他的名字命名,他出生并度过童年岁月的茅草屋后来改建成以他的名字命名的博物馆。在他生活和战斗过的阿拉木图、伊万诺沃、明斯克、圣彼得堡、雅罗斯拉夫等城市均有以他的名字命名的街道、区县和建筑物等。他就是苏联杰出的红军统帅和军事理论家——米哈伊尔·瓦西里耶维奇·伏龙芝。

  在父母的悉心照料下,伏龙芝的童年生活虽不富裕,但尚属衣食无忧。在皮什佩克读完小学后,伏龙芝随家人迁居韦尔内(今哈萨克斯坦阿拉木图)。在伏龙芝12岁那年,父亲猝然离世,全家失去了经济来源,生活陷入困顿。为了能得到亲友接济,母亲只能将两个儿子留在韦尔内继续读书,告诫他们自力更生,奋发图强,自己领着三个女儿回到了皮什佩克。生活的磨砺使伏龙芝快速长大,培养了他独立、坚毅和永不言败的性格。伏龙芝没有让母亲失望,他依靠母亲为其申请的助学金、教师们的资助以及为富家子弟补习功课获得的微薄收入,以优异的成绩从中学毕业。正是在中学时代,勤勉好学的伏龙芝参加了进步组织,初次接触了革命思想,确定了奋斗终生的人生目标。

  二

  1904年秋,19岁的伏龙芝进入彼得堡工学院经济系学习,并于同年11月加入俄国社会民主工党,逐渐成长为一名出色的工人运动组织者。1905年1月9日,他与数以万计的群众一起,在彼得堡参加向沙皇请愿活动,亲眼目睹了沙俄政府残酷镇压手无寸铁群众的血腥场面,心灵受到巨大震撼。几天后,他在给母亲的信中写道:“1月9日欠下的血债必须偿还,命运已经决定,只能铤而走险,我决心把自己的一切献给革命。”

  1906年4月,伏龙芝作为伊万诺沃—沃兹涅先斯克布尔什维克代表出席了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四次代表大会。休会期间,他第一次和列宁交谈。列宁表示,莫斯科起义说明革命需要自己的军事家,布尔什维克要比沙皇军官更懂军事。这次谈话给了伏龙芝极大的启发和鼓舞,促使他开始研究军事,并重视对工农群众进行武装训练。

  三

  1917年11月7日,列宁领导的“十月革命”取得胜利,建立了苏维埃政权。1918年,苏俄内战全面爆发。为粉碎反革命叛乱和帝国主义武装干涉,列宁决定组建工农红军。伏龙芝被任命为雅罗斯拉夫军区政治委员,正式走上军事岗位,此后历任红军东方面军、突厥斯坦方面军和南方面军司令员。在抗击帝国主义入侵和镇压反革命叛乱的战场上,伏龙芝的卓越军事才能得到淋漓尽致的展现。

  1919年3月至6月,伏龙芝指挥红军对高尔察克领导的白卫军进行反击,通过古鲁斯兰、别列别耶夫和乌法三场战役,重创高尔察克部队,解除了苏维埃政权面临的最大威胁。特别是在攻克乌法的战役中,伏龙芝手持步枪在战壕里和战士们一道浴血奋战,并肩向敌人发起冲锋,极大地鼓舞了红军指战员的斗志。为表彰其在粉碎高尔察克白卫军过程中指挥有方和大无畏的勇敢精神,伏龙芝获授红旗勋章。

  任突厥斯坦方面军司令员期间,伏龙芝为中亚民族解放作出了卓越贡献。1918年4月,伏龙芝、古比雪夫等红军将领指挥消灭了当地白卫军,领导建立了突厥斯坦苏维埃自治共和国,首都塔什干,疆域涵盖今乌兹别克斯坦大部分地区。伏龙芝熟悉和热爱自己的家乡,了解中亚风土人情,所率红军在民族地区作战和群众工作顺利开展。1919-1920年,伏龙芝领导哈萨克斯坦人民战胜白卫军,巩固了当地苏维埃政权(1920年成立吉尔吉斯苏维埃自治共和国,1924年改称哈萨克苏维埃自治共和国)。

  伏龙芝指挥的最着名战役当属克里木战役。1920年4月,在协约国支持下,波兰军队发动对苏(俄)战争,占领基辅和乌克兰、白俄罗斯大片土地。白卫军首领弗兰格尔乘机北犯,企图攻占顿巴斯。6月,红军发起反击,收复失地,一举打到华沙城下。10月,两国签订和约并划定边界。对波战争结束后,红军集中力量对付弗兰格尔部。1920年11月,伏龙芝临危受命,任南方面军司令员,向盘踞在克里木半岛的弗兰格尔部队发起总攻。弗兰格尔凭借彼列科普地峡的地形优势,修筑坚固工事,企图负隅顽抗。伏龙芝命令红军骑兵强渡锡瓦什海峡,一举歼灭白卫军主力,弗兰格尔率残部仓皇出逃国外。列宁评价这次胜利是“红军历史上最光辉的一页”。为表彰伏龙芝的功绩,苏维埃政府授予他一把刻有“人民英雄”题词的军刀。此后,伏龙芝当选俄共(布)中央委员,1924年任苏联红军总参谋长,兼任工农红军军事学院院长,1925年任苏联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陆海军人民委员,成为百万苏联红军的统帅。

  四

  伏龙芝是苏联着名的党务和国务活动家、杰出的军事家、卓越的军队统帅和军事理论家,更是苏维埃革命的一面旗帜。他用短暂而不平凡的一生完美履行了一名党员和军人应尽的所有职责,为苏维埃政权的建立以及苏联军事理论和实践的发展作出了卓越贡献。伏龙芝主持苏联军事改革,创立了精干常备军与地方民兵相结合的武装力量体制,推动裁军和军队正规化建设。同时,他研究和解决了苏联早期军事思想和国防建设的一系列重大理论问题,论述了未来战争的性质和特点,为建立苏联军事科学体系作出了重大贡献,撰写《统一的军事学说与红军》、《未来战争的前线与后方》等军事着述200余篇,汇编有《伏龙芝选集》。

  除此之外,伏龙芝留给后人的最宝贵财富,莫过于苏联将帅的摇篮,与英国桑赫斯特皇家军事学院、美国西点军校、法国圣西尔军校并称世界“四大军校”的伏龙芝军事学院。该学院创建于1918年,是俄国“十月革命”后建立的第一所高等军事学院,原名工农红军军事学院,伏龙芝于1924年担任该院院长,为健全院系体制、改革教学大纲和发展军事科学研究等做了大量基础和开创性工作。在其去世后,为纪念这位功勋卓着的红军领导人,学院改名为伏龙芝军事学院。1998年,该院与装甲兵军事学院和“射击”高级军官进修学校合并为俄罗斯联邦武装力量合成军队学院。在80年的光辉历史中,伏龙芝军事学院培养了一大批璀璨将星,伟大的卫国战争时期赫赫有名的朱可夫元帅、科涅夫元帅、崔可夫元帅等都是该院的毕业生。我军刘伯承元帅、八路军副总参谋长左权、原空军司令员刘亚楼等也毕业于此。毛泽东的长子毛岸英曾在伏龙芝军事学院进修。由于伏龙芝军事学院对苏联武装力量的建设和发展作出的杰出贡献,因此被冠以“红军大脑”的美誉,至今仍是俄罗斯人民的骄傲。

  五

  1925年10月31日,苏共中央宣布,着名党务活动家、苏联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陆海军人民委员伏龙芝同志由于沙皇时期服苦役积劳成疾,于当日不幸逝世,享年40岁。消息一出,苏联举国震动,国际舆论一片哗然。11月初,在莫斯科举行了近10万人参加的追悼大会,伏龙芝的遗体被隆重安葬在红场,斯大林在致辞中无比伤感地说:“一些人太容易离我们而去。”自伏龙芝逝世之日起,围绕其死因的猜测、质疑和争论便从未停止。据相关资料披露,在一场本不必要的胃溃疡手术中,伏龙芝死于麻醉剂使用过量而造成的心脏麻痹。到底是不是“医疗事故”导致一代将星陨落,真相也许早已被历史的尘沙所掩埋,但伏龙芝作为一名军人的荣耀与功绩却永远不会被遗忘。

发表评论人参与 条评论(点击查看)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战略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