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环球资讯|军事天地|战略观察|群英论见|历史长河|社会民生|博览|图 库|博 客|社 区|论 坛|读书

当前位置:首页 >> 群英论见 >> 社会评论

“感谢于欢”背后的悲哀

2017-04-02 14:05 人参与 条评论   作者:_QQ用户D24FXN 字号:T | T

   于欢在其母子被辱时出于自卫被迫杀死辱母者,法院只是根据其母身当时体健康和生命安全受到的危险程度,判断于欢无正当防卫情节,以故意伤害罪判处其无期徒刑,此事一经网络传播便引发热议,本是加强司法监督促进法治建设的好事,在《感谢于欢》这篇文章登上头条后就变了味。

   “感谢于欢”是法治之失。从于欢案司法不当中,我们应该反思的是对《宪法》的尊重和对人基本权利的保障。依法治国是我国的基本国策,《宪法》是我国的根本大法,保护人民的基本权利,但因操作性差,多少年来说起来重要,用起来不要的状况一点没有改变。就以于欢案来讲,有无正当防卫的必要情节,仅就《宪法》的下位法《刑法》而言,法院的判决也是有道理的,因为当时确实没有发生《刑法》明文规定的几种特定情节,法无明文不为罪,法无明文也不免责。但以《宪法》对人的基本权利的保护来论,于欢的行为显然属于正当防卫。因为《宪法》规定的人身权利不仅包涵身体健康不受侵害,也包括人格尊严不受侵犯。如果办案的法官对《宪法》的本意和原则有足够的了解,也就不会犯如此低级的错误,做出天怒人怨的判决。正是多年以来对《宪法》看似无限尊重“太上皇”般的蔑视,使得基本人权得不到基本的尊重和保障,于欢案判决结果看似司法不当,实则是《宪法》思想的缺 失。

   “感谢于欢”是人性之痛。于欢案从当初《南方周末》报道,到后来网络传播无所不用其极的人肉挖掘,尤其是对苏银霞女士受辱的情节,各种标题党都以突出男性生殖器为噱头吸引眼球,对细节的描写突破正常报道的底线,不管出于何种目的,事实上已经严重侵害了苏女士的隐私权。《感谢于欢》一文的标题更是借别人的痛苦上位,感谢分期什么?感谢他的痛苦还是司法不当。用别人的不幸消遣,暴露了某些人站在道德的至高点上实施对基本人权的践踏和偷窥别人隐私的恶习。本案暴露的人性之恶,还在于人性之贪。造成不法追债的始作俑者正是本案的受害人苏女士,如果说投资办厂有风险,决策失误造成亏损尚属正常,那么她在亏损之后不思后果的盲目借贷,就是贪心指使下不记后果的行为,也成为后来悲剧发生的直接原因,在某种意义上于欢是其母贪心的最大受害者。

   “感谢于欢”是诚信之殇。从于欢案牵出的非法讨债问题在民间由来已久,形成非法讨债的原因基本上有两种。苏女士向涉黑集团非法借贷是典型的一种;另一种是正常借贷下的老赖和以各种名目进行的诈骗。后者的受害者在得不到法律的及时救济时,万般无奈也只好求助于灰或黑的势力,追回部分款项,以使损失降到最低。其实我们更应反思的是法院的执行力和打击诈骗犯罪的力度,对诈骗犯罪死刑量刑的废除是司法的进步,但在一定程度上助长了此类犯罪。诈骗利用了人们的善良、亲情和友情,骗得受害人倾家荡产使他们失去生活的希望和生存的尊严,原本善良的人在彻底无望后萌生玉石俱焚的想法,引发的血案比比皆是,对这些丧尽天良的欺骗我们为什么要放纵,它不仅摧毁了人们道德的底线,也损害了一个民族的形象,国人的诚信历来被外人所诟病,也是可怜可叹可悲的。写这段文字的起因是,我所熟知的一个涉嫌诈骗的嫌疑人以此文为自己开脱,以为找到对付借款人的尚方宝剑,在“感谢于欢”的背后,我看到这些恬不知耻的人们在弹冠相庆的影子,切不可因错误的舆论引导成为他们对抗罪责的说辞或依据,那就成了诚信之殇,社会之害了。

   我无意于为任何人开脱罪责,只是觉得法律就是判因果、断报应的,我们只有做到“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公正执法,使人们知道因果昭彰报应不爽,对法度有起码的敬畏心,从因上不做坏事,才会从果杜绝“感谢于欢”这样的悲剧发生。

发表评论人参与 条评论(点击查看)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战略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