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环球资讯|军事天地|战略观察|群英论见|历史长河|社会民生|博览|图 库|博 客|社 区|论 坛|读书

当前位置:首页 >> 群英论见 >> 历史评论

明朝政治的道德招牌

2017-04-18 09:04  作者:ljh9401063 字号:T | T

  

明朝政治的道德招牌

冷月无声/文

  明帝国到了嘉靖朝,社会风气空前恶浊,上至庙堂,下至蛮荒,整个社会的风气日益走向颓废,醉生梦死、极度享乐、一切向钱看,成为社会价值观的风向标,国家呈现出一种势难挽回的末世之象。正是在这种历史背景下,区区一个处级干部-海瑞,激愤上疏,痛骂皇帝,一时间给朱明王朝打了一针道德强心剂。然而海瑞终究还是仅被当权者视为官场上的道德"招牌",以他的空前绝后的正直与清廉,来陪衬明王朝官场的无比恶浊与卑劣。

  1、嘉靖王朝的社会风气

  嘉靖时代,腐败、淫靡、奢靡之风蔓延全国,成为一种普遍的官场风气。著名小说《金瓶梅》,正是嘉靖一朝真实的社会写照,展现了那个时代的无比颓败,而且这股颓风已从庙堂吹入了整个社会。

  嘉靖无疑是引导晚明颓风的罪魁祸首,他号称道君皇帝,迷信僧道,吃药、纵欲,坏事做绝。在位的40多年间,嘉靖把能否写好"青词"作为衡量文臣才能的标准,导致严嵩等一批青词宰相把握朝纲,败坏军政;嘉靖为长生不老,服用少女初潮时的经血制作的"元性纯红丹",特挑选三百多名童女人宫,准备制药原料,《西游记》故事中以小儿心肝制药的比丘国国王的原型就是嘉靖;嘉靖喜爱春药,数千美女充实后宫,饱受摧残的宫女不甘凌辱,引发了宫女们勒杀皇帝的事件;嘉靖在位时的大兴土木,宠信方士,耗银无数,致使府藏空虚,国困民穷。因此,《明史》在评价嘉靖帝时写道:"若其时纷纭多故,将疲于边,贼讧于内,而崇尚道教,享祀弗经,营建繁兴,府藏告匮,百余年富庶治平之业,因以渐替。"认为明朝真正走下坡路,是从嘉靖开始的。

  上梁不正下梁歪,嘉靖朝的官绅阶层也热衷奢侈、淫靡、贪腐。其中严嵩、严世蕃父子堪称代表。严嵩父子专擅媚上,排除异已,吞没军饷,废弛边防,招权纳贿,甚至当时的太子也要向他们行贿。严嵩父子倒台后,贪墨甚巨,《天水冰山录》记载;仅他在北京的府邸与江西老家,查抄出来的金银珠宝、绫罗绸缎及其它财产,总值约合黄金三万余两,白银二百万余两。另据稗史记载:"严世蕃与其妻窖金于地,每百万为一窖,凡十数窖"。严世蕃生活糜烂不堪,光妻妾就有二十七个,他终日与这些美妻娇妾在象牙床、金丝帐中,朝歌夜舞,宣淫享乐,极尽奢华之能事,而且方式多种多样,竟琢磨出如玉屏风、温柔椅、香唾壶、白玉杯等等花样。每天早上,严世藩起床时,他的姬妾们全部赤身裸体,伏于床前,张口充当严世藩的痰盂,谓之"香唾壶";严世藩大宴宾客时,其姬妾们口含温酒,列队而行,在席上以口代杯,将口里的酒喂进宾客的口中。之后美姬便将自己的纤舌伸入宾客口中,这就是"白玉杯。"小说《金瓶梅》中的"西门庆"其实就是影射严世蕃的。

  随着社会风气的急剧恶化,"人皆欲富贵,皆有势利之心", "凡事非贿赂不得行",就连戚继光这样的谋国干臣也不得不以"千金姬"、"海狗肾"巴结权贵,社会道德水准大为降低。社会恶势力、坏现象亦深渣泛起,《明史》载"正德以前,闾里间窍盗颇少,至强盗犹稀闻",到了嘉靖年间就已经"剽劫纵横",万历年间就"盗贼益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