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环球资讯|军事天地|战略观察|群英论见|历史长河|社会民生|博览|图 库|博 客|社 区|论 坛|读书

当前位置:首页 >> 群英论见 >> 社会评论

“阶级固化”说法不成立吗?

2017-04-13 09:15  作者:ljh9401063 字号:T | T

  

"阶级固化"说法不成立吗?

冷月无声/文

  "人民日报政文"4月12日发表题为《"阶级固化"的论调不能成立》文章,认为中国不是一个阶级固化的国家,王宝强这类出身底层的也照样成功了。所以普通人家孩子要有自信心,自强不息等等。那么,阶级固化的说法真的不成立吗?笔者认为主流媒体不应该如此肯定地否认阶级固化现象。

  有时候,我们分析社会现象时,不妨借助文学作品,发表于2014年的小说《涂自强的个人悲伤》其实很好地回答了阶级固化现象。

  这篇小说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

  勤奋刻苦的山里娃涂自强(徒自强,作者的用意十分明显)通过艰苦努力,成为小山村唯一的大学生,还是省城武汉的大学生。在涂自强的求学路上,他遇到了无数好心人:村里人自发为他凑钱;素不相识的好心人纷纷介绍他打工赚钱,甚至老板们也对他照顾有加;学校老师主动介绍他到食堂打工赚钱;同学也都同情他,给他旧手机、旧电脑。就这样,顽强而乐观的涂自强通过勤工俭学完成了学业。

  然而主观上的个人奋斗和客观上的好心人相助,却终究改变不了涂自强的悲剧命运。涂自强还未毕业,就感受到了就业的艰辛。他的同学为他分析了形势:"我觉得攻学位就是你最好的出路。你既没背景,又没财力,你有的只是个人奋斗的动力。但是,现在的社会,没有人际关系,个人奋斗到死,也没什么用。比较起来,还只有考学位相对公平点。你仔细想想看我的话有没道理。只是,我定要给你一个忠告:千万别回老家。下面的事,全无章法,哪天你死了都不晓得是怎么死的。"于是涂自强玩了命地刻苦学习准备考研。正当他准备考研的关键时候,父亲因为他们"在上面没有人",祖坟遭到修路破坏,气急之下撒手人寰。这个变故让涂自强失去了考研的机会,不得不面对人生变幻莫测的境遇和谋生与生存的艰难。

  没有人脉、没有背景的涂自强,不得不承担了生活的全部重负,不得不为了谋生而疲于奔命,不得不以微薄的收入把母亲接到武汉供养,而无法适应城市生活的母亲又带给他更深的忧愁。母亲不知道,她的考上大学的儿子,只是一个被学兄卷走辛苦钱的小公司职员,只是一个电器商场的空调工,只是一个暖气公司的业务员,只是一个城市中可怜的蚁族!在涂自强的生活中,他没有物质享受,--他和母亲只能居住在一间连母亲都感觉寒酸的蜗居;他没有爱情,--他青梅竹马的恋人出嫁了,他暗恋的中文系女生因他的贫穷而去寻找"有实力"的人了;他没有精神生活,--甚至不如母亲尚有神佛的归属感,他只是"行尸走肉"般挣钱养家。

  涂自强终于积劳成疾,当得知到了肺癌晚期,他的一切理想都幻灭了。他只能把母亲安顿在寺院养老,自己则顺着来时的路走回家乡,然后不为人知地默默消失。在文章的最后,作者通过主人公同学之口,问出了一个这样的问题:"这果然只是你的个人悲伤吗?"

  小说《涂自强的个人悲伤》是著名作家方方的佳作,作者更是发出了如下令人振聋发聩的疑问:"一个没有背景的圈外人,终其一生坚强不屈地个人奋斗,难道终不免归为徒然自强?!"

  回顾中国三十多年的发展历程,涂自强的个人悲伤显然不是他的个人悲伤,事实上,这也是我们的悲伤,时代的悲伤,国家的悲伤,这悲伤令我们进退失踞、两顾茫然。

  当下的中国,对于那些没有家庭背景、没有强势关系、没有超人天赋、能力相对一般的普通人家的孩子,真的是非常艰难。许许多多涂自强们按照主流社会的观点可歌可泣地奋斗,却终其一生根本实现不了那个"自强的梦"。说的悲观一点,当今社会已经不是通过自己努力便可以改变命运的社会了。

  当下的中国,绝大部分高端就业岗位都被一个个无形的圈子所垄断。特别是公检法工商税务这些权力部门,电力、通信、石油这些垄断行业,更是形成一个个牢不可破的圈子。年轻人想要进入这些圈子里,谋得一个职位,往往不取决于你的学识,而取决于你的背景。圈子里,近亲繁殖、官官相护、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圈子之外的,对不起,那就是疏外之臣,你纵然才高八斗、经天纬地,那也是命中注定的圈外人,你永远也跳不进这个圈!

  当下的中国,三十年来所造就的富豪们已步入老年,他们的财富也将逐渐由其子女来继承。尽管父辈的财富通常都见不得阳光,但子女继承他们的财富却是合法的。随着第二代富人的产生,第二代穷人也形成了。他们可能是城市下岗工人的子女,也可能是新一代农民工。没钱没背景的他们只能进血汗工厂,甚至挣不到国家规定的最低工资。他们只能跟穷人结婚组织一个贫穷的家庭,生下第三代穷人。我们看到的,是鲤鱼跃龙门的机会已经越来越少,是富者愈加富有、贫穷延续贫穷。

  于是乎,没有希望,也就没有信仰;没有机会,也就没有奋斗。当我们的个人奋斗终不免成为徒然自强,我们的国家民族也就失去了前进的动力!主流媒体固然要传播正能量,但与其急吼吼地否定阶级固化,不如正视现实,多宣传宣传众生平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