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环球资讯|军事天地|战略观察|群英论见|历史长河|社会民生|博览|图 库|博 客|社 区|论 坛|读书

当前位置:首页 >> 群英论见 >> 时政评论

特朗普与中国南海问题

2017-03-30 15:25  来源:作者博客 人参与 条评论   作者:郑永年 字号:T | T

  自去年特朗普参加美国总统选举到今年正式执掌政权,无论内政外交,特朗普各方面政策可以用一个概念来概括,那就是“不确定性”。“不确定性”一直被美国的主流政界和媒体理解为负面的和贬义的。

  美国主流政界和媒体的情绪也感染着其他国家,包括中国。直到现在为止,人们仍然视特朗普为一个“不正常的人”,甚至是“疯子”,很少有人认真地对待过他,思考过他的政治和外交哲学。

  不过,对中国来说,这种“不确定性”应当被理解是中性的,因为其中既包含着巨大的风险,也包含着未来变化的机会。很显然,如果希拉莉执政,尽管美国的对华政策是比较可以预期的,但所预期的只是往坏的方向发展。比如说,希拉莉会继续落实其早年所提出的“重返亚洲”政策;比如说,她会继续对中国持高度意识形态立场,等等。

  其实,对中国来说,希拉莉的这些做法也同样具有“不确定性”。特朗普上台,至少改变了原来中美关系注定“下行”的趋势。现在的局势是,中美关系既可以比奥巴马时代更坏,也可以比奥巴马时代更好,甚至有实质性的变化。人们今天讨论南中国海问题,就应当把此放在这样一个政治背景下。

  特朗普所产生的“不确定性”有几个根源

  第一,特朗普的最高关切点在内政,而非外交。从一开始,特朗普一直强调他要使得“美国再次伟大”,从内部变革再次复兴美国。就是说,特朗普要把美国政府的注意力从全球转向内部发展。这种转型,如果成功,就必然会对国际社会产生巨大而深远的影响。道理很简单,因为美国在国际体系里所扮演的重要角色。很显然,一个有美国和一个没有美国的国际体系是很不一样的。至于美国的角色,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理解。正如有些国家希望美国充当世界警察,而另一些国家持反对态度一样。

  第二,特朗普和既得利益之间的斗争公开化,甚至有走向决裂的可能性。特朗普的自我认同是体制外人,并且也一直把自己置于既得利益的对立面。这种情况到现在还没有改变。尽管特朗普在一些方面也不得不和现存体制妥协甚至合作,但这仅仅是为了让现存体制继续运作。特朗普和现存体制的很多方面很难妥协,因为两者的价值观不同。对外交政策来说,这又是一个不确定性。如果是现存体制继续作为,外交政策在一定程度上是可以预期的。作为体制外的特朗普直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形成“自己”的体系。

  第三,特朗普的商人背景。商业和政治是两个不同的领域,两个领域具有不同的行为规则和方式。特朗普是个成功的商人,经商长达半个世纪。从商业转向政治不是不可能,但是如果简单地把商业规则应用到政治领域,政治领域包括外交领域的不确定性就会增加。商业往往发生在私人领域,但所有政治都具有公共性,私人性和公共性就是一对深刻的矛盾。例如,如果把商业谈判方式应用到政治外交谈判,国家利益概念和实现国家利益的方式都要发生变化。这也产生着不确定性。

  第四,特殊的决策机制。特朗普可以说是一位“民主的专制者”。他是由选举产生,是民主的产物;但他同时不想通过传统的民主方式施行权力。他试图超越现存官僚结构,创造其自身的权力机制,而现存官僚机构只是作配合的角色。执掌总统职位以来,特朗普已经创造了一些非正式的权力运作机制,并且成为主导性权力机制。这无论对内政还是外交,制造出很多不确定性来。现在连美国人本身也很难理解国家的权力机制的运作。

  

发表评论人参与 条评论(点击查看)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战略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