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环球资讯|军事天地|战略观察|群英论见|历史长河|社会民生|博览|图 库|博 客|社 区|论 坛|读书

当前位置:首页 >> 群英论见 >> 历史评论

老梁故事汇咋说翁同龢是甲午战败的罪魁祸首?

2017-12-05 14:27  作者:ljh9401063 字号:T | T

老梁故事汇咋说翁同龢是甲午战败的罪魁祸首?

冷月无声/文

  甲午战争的失败一直是中国人心中挥之不去的阴影,多少年来对甲午战争的反思也一刻没有停止。最近,笔者偶然观看了一期老梁故事汇,节目认为清廷两代帝师兼财政部长翁同龢是甲午战争的罪魁祸首。笔者认为,这个说法有失公允。

  老梁故事汇说翁同龢是甲午战争的罪魁祸首,其理由如下:翁同龢因李鸿章曾经弹劾过翁同书(翁同龢的哥哥),两人结有私怨。翁同龢任户部尚书、执掌财政大权后,就经常克扣北洋水师的军费,李鸿章对此无可奈何,致使北洋水师长期没有购置新的军舰、火炮,舰队老化严重。李鸿章主和是审时度势,知道北洋水师打不过日本,所以搞以夷制夷;翁同龢主战,意在看李鸿章出丑,从而导致了清军在甲午战争中饮恨千古。

  这个说法正确与否,我们不妨进行逐一分析。

  第一,关于翁同龢、李鸿章的私怨。

  所谓翁同龢、李鸿章的私怨发生在太平天国起义期间(1861年),翁同龢长兄翁同书时任安徽巡抚,因弃城逃跑,两江总督曾国藩遂对其进行弹劾,这个奏折中采用了李鸿章的稿子:"臣职份所在,例应纠参,不敢以翁同书之门第鼎盛瞻顾迁就"(翁同书之父翁心存是清廷重臣),致使翁同书被流放,李鸿章也因此与翁同龢结仇。请注意,当时弹劾翁同书、致使其被流放的是两江总督曾国藩,而李鸿章当时不过是曾国藩的幕僚,并未成为封疆大吏,只不过是在一旁捉刀代笔的秘书而已,翁同龢实在没有必要把仇恨记在李鸿章头上,谈不上两人由此结怨。清史专家翁飞也指出李鸿章、翁同龢其实私交不错。若说翁、李二人有矛盾,其实更多地在于两人分别是帝党、后党的骨干,这是各为其主的矛盾。

  第二,翁同龢确实反对给北洋水师多拨军费,但北洋水师军舰、火炮老化严重怪不得翁同龢,李鸿章自己对北洋水师的建设也不那么上心。

  清朝末年,满族中央政权衰弱,汉族地方官僚崛起,李鸿章是其中集大成者。在翁同龢及一批清廷中央权贵的眼中,北洋水师就是李鸿章的个人资本。所以,削弱李鸿章,就要削弱这支舰队。翁同龢也确实反对给北洋水师多拨军费,例如1891年翁同龢奏请南北洋停购枪炮船只两年。但说北洋水师军舰火炮老化严重都怪翁同龢也是不确切的,实际上翁同龢是户部尚书不假,但户部和北洋海军衙门是平级的,他管不了北洋海军的军费。清史专家翁飞指出:"1885年北洋衙门建立,翁同龢1886年才当户部尚书,北洋海军衙门成立后,总理是七王爷奕譞,翁同龢当上户部尚书后,各个部是平级的,所有拨款都是专款专用,拨给北洋海军的钱都是由七王爷管着,翁同龢是管不了的。"由此看来,翁同龢就算想克扣北洋水师军饷,也是无处下手。

  实际上,北洋水师长时间没有添置舰船火炮,清廷高层掌权者都要承担不可推卸的责任。李鸿章作为北洋水师的当家人,同样脱不了干系。

  甲午海战前,北洋水师提督丁汝昌要求配置速射炮,需银60多万两,李鸿章声称无款。但北洋水师真的没钱吗?非也。北洋舰队在黄海海战中战败后,李鸿章上奏说明了海军款项分储各处的情况:"汇丰银行存银一百零七万两千九百两,德华银行存银四十四万两,怡和洋行存银五十五万九千六百两,开平矿务局领存五十二万七千五百两,总计二百六十万两。"这是没钱吗?用这笔钱购置速射炮足够了吧,就是买下吉野舰也实在是绰绰有余(日本买吉野花费30万英镑,英镑与白银比价为1:4)。

  这还仅仅是李鸿章摆上台面的数字,根据同样担任过北洋大臣、直隶总督的陈夔龙回忆:李鸿章卸任后,他曾经将1000万两白银留给了王文韶等后任,这笔钱后来一直传到了袁世凯的手中。李鸿章有这样不菲的一笔"小金库",而且他也根本不想据为己有,恰恰反证了北洋海军其实是"不差钱"的。李鸿章若真的打算买船买炮,他岂能不动用这笔钱?!更何况为了讨好慈禧,李鸿章挪用了几百万两海军军费去修了颐和园!反倒是翁同龢在日记里发牢骚,"以渤海换昆明湖,以南洋换万寿山"(南洋指的是开平矿务局的财政收入;渤海指的是北洋海军的军费)。

  第三,无论翁同龢的主战,还是李鸿章的主和,在战略上都存在缺陷。他们在甲午战争前对时局的判断,都不是很客观。不能说翁同龢主战就坏了大局。

  甲午战争爆发前,翁同龢主战,应该说,翁同龢主战存在很大的盲目性。一是作为皇帝老师,清流高官,翁同龢是一个中国传统知识分子的典型人物,对现代军事知之甚少,对清朝军队的实际情况也并不了解,往往遇到国家危难,就要振臂喊打,这是清流的一贯表现,没什么奇怪的,并非故意看李鸿章战败出丑,他恐怕也预见不到清军竟能惨败给日本(就是当时的西方列强,也普遍不看好日本)。二是翁同龢作为光绪帝的老师、军机大臣,喊打也是为了迎合光绪帝的主战想法。战争的决定权在于清廷的最高统治者,慈禧不点头,翁同龢喊破嗓子也是白费。况且当时日本蓄谋已久,已经把清廷逼到墙角了,不打也得打了。

  与翁同龢相反,李鸿章主和。翻开历史,我们不难发现李鸿章一贯是一个绥靖主义者,在1874年日本侵略台湾、1876年签订《中英烟台条约》、1883年中法战争等一系统大事件中,李鸿章都是奉行绥靖主义,总是搞"以夷制夷",希望利用西方列强之间的矛盾化解国家危机,在甲午战争中也不例外。可惜,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事实证明,李鸿章一味地把希望寄托在列强调停上,现实却给了他一记记耳光,英国、法国、德国、俄国,一个也靠不住,而中国却因此贻误了战备和时机!

  我们还应该指出,李鸿章对战争形势的判断严重失误,对日本孤注一掷发动战争估计不足。应该说,李鸿章在筹建北洋水师之初,是对日本怀有极高警惕的,但随着北洋水师的成军,李鸿章也开始飘飘然起来,对海军建设也不那么上心了。他乐观认为,"就渤海门户而论,已有深固不摇之势","整个北洋海防,北至辽沈,南至青济,二千里间一气联络,形势完固"。直至1894年7月,大战已一触即发,李鸿章仍然认为"海军就现有铁快各船……似渤海门户坚固,敌尚未敢轻窥。即不增一兵,不加一饷,臣办差可自信,断不致稍有疏虞"。李鸿章在和平时期素来"报喜不报忧",每每高调宣传北洋水师的"建设成绩",等到了战时,又一再强调北洋水师军力不济,这实在是难以自圆其说。也难怪翁同龢等清流人士对李鸿章异常不满,群起而攻之。如今很多人搞不清历史本来面目,却盲目替李鸿章鸣冤抱屈,反把责任一股脑推给翁同龢这类清流人士,这其实是不客观的。

  甲午战争的失败,原因是多方面的,国家的沉疴难医,民族的保守因循;高层的荒淫腐败,底层的蒙昧无知;统治者的昏聩麻木,主事者的纸糊业绩等等。原因实在是太多了。甲午战争失败的板子,单单拍在某个人身上,显然是不合适的。若追究甲午战败的责任,无论慈禧、光绪等决策者,还是李鸿章、翁同龢等执行者,统统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