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环球资讯|军事天地|战略观察|群英论见|历史长河|社会民生|博览|图 库|博 客|社 区|论 坛|读书

当前位置:首页 >> 群英论见 >> 历史评论

犬马两朝臣洪承畴的寂寞余生

2017-11-27 15:37  作者:ljh9401063 字号:T | T

  

犬马两朝臣洪承畴的寂寞余生

冷月无声/文

  洪承畴可谓明清交替时代一个一言难尽的人物。此君先仕明、后降清,既是明末赖以支撑军事大局的统帅,也是清朝招抚江南、进军西南的关键人物,其一生堪称为明清两代帝王效尽犬马之劳。然而,洪承畴的暮年,却是在极端的孤寂中,独自咀嚼着时代送给他的杂陈五味……。他的充满了矛盾与悖论的人生历程,清晰地勾勒出明清交替那段晦涩的历史和精英人物苦闷的心路历程。


  1、大功不彰

  顺治十七年底,68岁的洪承畴带着一身老病,也带着招抚江南、平定西南的巨大荣光,满心欢喜地回到了北京。自从降清以来,这位故明王朝的主要军事统帅又为满清贵族立下了累累功绩,先后得到了摄政王多尔衮和顺治帝的器重,俨然出将入相般的人物。

  顺治元年,洪承畴入内院佐理军务,授大学士,成为清朝首位汉人宰相。这期间,洪承畴凭借丰富的从政经验,为清朝统治者出谋划策,支招提醒,使清廷迅速在中原站稳了脚跟。顺治二年,由于江南掀起抗清高潮,洪承畴临危受命,取代多铎,成为"招抚江南各省总督军务大学士",洪承畴采取以抚为主、以剿为辅的策略,很快稳定了江南局势。顺治十年,孙可望、李定国等在云、贵拥戴永历帝,再掀抗清高潮。洪承畴再次临危受命,经略湖广、广东、广西、云南、贵州五省,总督军务兼理粮饷。此时,洪承畴已61岁了。经过洪承畴的苦心经营,加之孙可望、李定国内讧,这次抗清高潮再遭镇压,南明的最后一个政权也随之灭亡了。

  洪承畴在效尽犬马之劳的同时,由于多年来的劳碌,早已经耗尽了精力与气血,俨然一根被咂吮尽甜水的甘蔗。史载,此时的他已经一目失明,一目昏聩,咫尺之内不辨人的面貌,甚至走路都需要扶持。对于这样一个劳碌一生、效尽犬马之劳的老人,恐怕唯一需要的,就是朝廷认可以及名利的褒奖。

  洪承畴正是满怀这种期许,风尘仆仆地回到北京。然而,洪承畴既没有得到应有的认可,也没有得到他期望的名利,甚至连鲜花与掌声都稀稀落落。他不过仍旧顶着大学士的虚衔,每天按部就班地混迹于朝堂。更令洪承畴郁闷的是,他回京不久,即顺治十八年正月,此时唯一赏识他的顺治帝也病死了,洪承畴愈显空虚和孤独。

  在这种情况下,这个效尽犬马之劳、劳碌一生的老臣无奈之下于当年五月提出退休。顺治死后,即位的康熙帝只是个娃娃,掌权的乃是索尼、苏克萨哈、遏必隆、鳌拜四辅政大臣。这些满洲贵族早就嫉妒顺治帝对洪承畴的重用,自然要借机给洪承畴一点颜色看看。于是,清廷几经商讨,才给了洪承畴三等轻车都尉、世袭四次的爵赏,这更是洪承畴所始料不及的。清朝的轻车都尉位于爵位的第6位,居于公侯伯子男爵之下,与人家吴三桂、尚之信等人的裂土封王相比,洪承畴的爵赏简直低的可怜。当初洪承畴临危受命之时,顺治帝曾许诺,"功成之日,优加爵赏"(《清世祖实录》),但按劳取酬时,这一切竟根本得不到兑现。

  如果我们站在满洲贵族的角度考虑问题,洪承畴大功不彰也顺理成章。洪先生不过是一个战败被俘投降的汉官,摄政王多尔衮和顺治帝福临能给予莫大的信任与恩宠,已经是格外开恩了,那么多满洲贵族和汉官都以嫉恨的目光看着呢,我们也要照顾大家的情绪嘛。呵呵,所以,洪承畴这种暮年的冷落几乎是不可避免的。

  2、点化吴三桂

  康熙元年(1662年)四月二十五日,吴三桂将南明最后一个皇帝永历帝勒死于篦子坡。洪承畴闻讯后,长叹说:吴三桂必不久矣!(《烟云余难录》)。洪承畴的这一声叹息是大有缘由的。

  想当初,吴三桂与洪承畴进军云贵、平定南明永历政权时,吴三桂为了巩固自己在云贵的藩王地位,曾特向老上级洪承畴询问自固之策,洪承畴老谋深算地说:"不可使滇一日无事也"(《庭闻录》),意在告诫吴三桂养寇自重,令三桂"顿首受教"(《庭闻录》)。

  只不过后来的历史证明,吴三桂似乎并未真正领会洪承畴的意思,反而一路穷追猛打,俘杀了永历帝,彻底剿灭了李定国余部,把该养的"寇"都剿光了。其实,此时的永历帝避祸缅甸,李定国元气大伤,已经掀不起什么风浪。若长久地留着这些"寇",康熙帝估计也不会急吼吼地削吴三桂的藩。由此可见,洪承畴的眼光倒是远比吴三桂老辣。顺便说一句,洪承畴老头为人家吴三桂支招取富贵,而自己却没能谋到什么实惠,这真是莫大的讽刺!

  3、毁誉由人

  洪承畴生前身后,毁誉由人。在明朝遗民眼中,他是一个卑鄙无耻的叛国者;在满清贵族眼中,他不过是一匹拉不动磨的老驴。

  大诗人吴梅村在著名长诗《松山哀》中写道:"出身忧劳致将相,征蛮建节重登坛,还忆往时旧部曲,喟然叹息摧心肝",讽刺洪承畴战败降清,甘心为敌效劳。刘献廷《广阳杂记》记载,当洪母看见已经投降的洪承畴,竟抡起拐杖,边打边骂道:"汝迎我来,将使我为旗下老婢耶?我打汝死,为天下除害。"洪承畴曾在福建泉州建了豪华府第,但他所建的府第,竟没有一个亲人愿意居住。洪承畴只得去搬请母亲,但洪母故意穿着出嫁时的衣裳,端坐堂上,不肯前往。洪承畴又去找他的弟弟洪承畯,其弟痛于国亡兄降,发誓"头不戴清朝天,脚不踏清朝地",在家乡造了一只船,偕母坐在船里,泛于江上隐居。洪承畴的妻子愧于丈夫的变节,愤然出家当了尼姑。于是古城泉州空留一座无人居住的豪华府衙。

  康熙四年(1665年),73岁的洪承畴在孤寂中死去。洪承畴死后,奉旨撰写的墓碑文竟暗寓贬义,语多讥讽,如"我朝平定锦州、松山等处,破明军十三万时获尔,蒙太宗皇帝宽恩抚育。……大兵南下,尔图报豢养之恩……",这墓志铭写的,真不如不写。

  洪承畴死后几十年,仍不得安宁。乾隆朝编撰《清史列传》,乾隆认为:洪承畴大节有亏,列为贰臣!遂将他和一大批背明降清的汉官统统打入《贰臣传》。只不过考虑他确实有大功于清廷,故列为贰臣甲等。如果洪承畴泉下有知的话,真不知他会作何感想?

  洪承畴的墓地就在北京市海淀区车道沟。物换星移,沧海桑田,如今洪的墓地早被破坏殆尽,仅存一对石狮子,寂寞地守望着墓主人的身后凄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