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环球资讯|军事天地|战略观察|群英论见|历史长河|社会民生|博览|图 库|博 客|社 区|论 坛|读书

当前位置:首页 >> 群英论见 >> 社会评论

“罗一笑事件”在考验着我们每个人

2016-12-02 16:04  来源:作者博客 人参与 条评论   作者:郭贤源 字号:T | T

  上月月底不到4天,我听闻两大捐款事件,一是罗尔发起的“爱心捐款”活动,以一篇极具煽情的《罗一笑,你给我站主》攻陷网络上的朋友,二是民圈的某人以“寒冷挨饿”并“嚎叫”引燃部分朋友的善心。二次虽影响不同,但它们都达到了募捐的效果,且事后都存在类似的问题――消费大众的善良之心。

  由于理念的缘故,“罗一笑事件”倒没太引起我的注意力,反而是民圈的“冷、饿”主题的捐助引起了我密切关注,而且也是直击整个过程的人之一。然后,正如我从一开始认识受捐助者就质疑他一样,在这次号召朋友捐助他的开始,我就持很大的怀疑,并且极其消极乃至不屑以转发去推动。因为我根据自己的经验判断该人并不太可能有他的“自封”那样,且他对自由、民主、共和、民国等认识非常low。凭着他的观点与谈吐,我就表示不敢恭维,更遑论别的。在我看来,假如我对他不够了解,又有他不着边际的言辞,那我就没办法去做出关键性的结论,因而我也就不可能草率去转发,更别说要求他人去捐钱。

  罗尔制造自己女儿的“罗一笑事件”,恰好也是如此的套路,他用自己擅长的笔,下笔成文,打动了读者的心,成功地发动了网络上的读者朋友,并且激发了“不明真实”的网友的善心。在这轰轰烈烈的煽情、催情文的影响下,1元、2元、3元、5元、10元、20元、50元、100元、200元……1000元,只要那篇煽情文章能攻陷的,他们就会打开赞赏功能,以自己的爱心来成就募捐的对象。应该说,罗尔成功了,他成功地俘获了众人的心――一颗慈悲、善良的心,最后被爆募捐到260万有余。这也说明他的营销策略成功,他及其团队成功把募集爱心的活动凝聚起来了,并且轻松就达到了自己的目标。

  人性是善,还是恶,中国人早在战国时期就开始争论,西方在近代思想启蒙运动时期也展开了激烈的争论,但是,无论是中国还是西方,人性的善恶始终没有统一的说法。善,有之;恶,亦有之。罗尔及其团队在推动“罗一笑事件”时无意扮演着善恶两种角色。善恶的人性都表现出来了,这从何说?这就是我们需要分开来剖析。善,就是罗尔及其团队利用人们有一颗善良的心,并且考虑充分挖掘出来,以为自己服务;恶,就是罗尔及其团队的成员以“恶”来推动原本属于美好的“爱心捐助活动”,即他们隐瞒了一些不利于自己的真实情况,把病重的人作为侧重点,却不敢公开罗尔坐拥3套房产和1辆别克轿车等富裕生活的事实。换句话说,你自己拥有足够的财力,也拥有医疗保险,为什么还要去赚取广大网民的同情心与善心?假如罗尔的确没有经济去支撑治疗女儿了,那时候再发动拥有善良的人去支助自己,这不是更有说服力吗?不是更有大爱吗?

  罗尔没有耐心,还是罗尔本身就不是一个合格的成年人,道德没有自律,没有责任感,习惯了迎合这个不良的社会环境,把社会上经常使用的套路搬出来用,以致这次出现搬石头砸自己的脚。一个没有洁身自爱、不顾及自己荣誉的人,没有责任感,那就只能用哄骗的手法去消费大众的善良,但是,这是自媒体时代,这次他的失败与其说是运气不好,莫如说是自媒体是把双刃剑――可以成就一个人的形象也可以轻松毁灭一个人的形象。罗尔用微信朋友圈快速积聚了爱心,也实现了自己的募捐意愿,但是由于他的不纯而迅速风头转变,舆论快速反转为讨伐。其实,这是一个“程序正义”与“实体正义”的关系,即我们常常批评那些“采违法之手段,达护法之目的”的做法,以为目的很高尚也要遵守程序正义,否则即便达到了目的,那也是要备受非议的。

  毫无疑问,罗尔及其团队在消费大众的“善心”之时,他们就因为“动机不纯”而转向善良的对立面。也就是说,罗尔及其团队实际上是用“善良”“善心”作为标准去鞭笞广大的网络朋友,刺激他们的心善,以激发他们捐助自己,从而实现自己的募捐愿望。在鞭笞他人之时,罗尔及其团队显然没有去扪心自问自己“我们的善心在哪里”或“我们这样做是否道德?”他们不去追问自己,不去要求自己的道德过硬与否,却去鞭笞大众的善心是否存在?事实上,经过他们的运作与推动,我们看到的是另外一种现象:大众里依然保留着自己善良的人不少,他们没有因为极权体制而沦落,而是保留了人之为人的基本人性,倒是推动“罗一笑事件”的人存在道德律的问题,是罗尔及其团队的人有道德上的不良。

  当我们每一个人都在事情过程中追问自己的道德,那么我们就会发现极权体制塑造的道德规则是最不靠谱的。当我们在评判、衡量大众的道德时,我们千万别用极权秩序确定的道德律,否则我们自己就是一个笑话。在这样尴尬的局面时,我们该选择什么道德律?又该如何去判断他人的道德律?以目前来说,我认为大陆的中国人还不具备识别的能力,人们只能是以普遍性的道德约束来裁决,却极其缺乏自由民主体制确立的道德律标准。

  道德,有时候是因为诱惑不够。假如诱惑力能够轻松俘虏一个人,道德就会遭受赤裸裸的挑衅,善良的心也可能会瞬间利用为他人做恶的工具。这时候,道德律就必须让步给法律,也就是用法律去制裁制衡冲出道德律的人。因此,这个滑出道德律规则的成本有多大,这又是另外一个大事。假如罗尔这样的人很早就受到惩罚,那么我们很难看到罗尔第二,更不太可能遇到罗尔n世。遗憾的是,在我们目前所见到的大陆地区,无论是掌权者,还是泛大众,人们总是津津乐道去讨论“如何去躲避欺骗”,却极少去思考“如何去打击、禁止欺骗”。源头没有去遏制,没有去杜绝,却成天瞎教育百姓“怎么去躲避欺骗”,这不是真正地想去解决问题。

  因此,我认为“罗一笑事件”正在考验着我们每一个人的认知,考验我们每一个人的道德,考验着我们的做人底线,考验着我们每一个人的正义观。假如我们不去反思,那就会有下一次、二次的“罗一笑事件”,就会有更多的诈捐术,就会有更多的爱心洪流倒塌,那样就必然是真正有困难的人得不到应有的爱心援助。

  郭贤源   2016年12月2日

发表评论人参与 条评论(点击查看)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战略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